Z。d。Q。

你从来都不懂

私设如山
时间线就从面面脱离天柱,沈巍被救回开始
与剧情无关,写的不好求不打
具体是he还是be还未想好


沈巍被救回的那天,天气难得得好。离开特调处和赵云澜走在路上的沈巍看着透过叶子洒下的阳光,心情莫名的有点好,“大概是天气的缘故吧。”沈巍如是想到。一路把沈巍送回家的赵云澜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越发清瘦的体型,感觉好似什么东西都能让这个男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过也只是想想,毕竟能撼动他的除了那个什么夜尊,貌似他也没见过别的什么了。
照例沈巍进了赵云澜的家门,坐在沙发上的他一脸的严肃:“赵云澜,以后不要再为了救我而去冒险,你还有特调处和海星需要你去守护,你如果出了事情,他们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赵云澜气不打一出来:“是,我是有特调处和海星需要去守护,那么你呢,你是我朋友,因为我你才会变得这么虚弱,如果你出事了,如果你出事了,你要我怎么给自己一个交代。”赵云澜烦躁的在房间踱步,沈巍真的惹他生气了,因为他,沈巍差点栽在那个什么夜尊的手里,他怎么能不气。“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让自己出事了,这次也是我一时的疏忽。”终究是沈巍先道了歉,这个人是怎么个脾气,他是知道的。终归是自己做错了。良久的沉默中,沈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暗中跟着过来的夜尊也终于舍得现身了,一把扶起倒在地下的沈巍。临摹的划过这个万年不见的哥哥的眉眼,想着如果现在你是醒着的大概就算再虚弱也是要拿着斩魂刀与我博上一博的吧。把人轻轻的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便走到厨房,看着凛凛的刀光,下一秒便毫无表情的将到刺入了心头。痛,怎么会不痛,只不过他那个傻兄长用心头血去救赵云澜,又受到长生晷的反噬,也唯有他的心头血能医治他了。看着碗里接了小半碗的血,他突的就笑了,很美,就像幽冥中绽开的火花,不过也只一瞬。扶着沈巍喝下,看着心上那人慢慢有血色的脸变化为一团黑雾走了,仿似从未来过一般。
从床上醒来的沈巍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好了不少,可却也不知道缘由,心头便萦绕了一个疑问。不过敲打房门的声音并没有让他思索太久,打开房门,入眼的便是赵大处长。一副好似没有消气的样子,无法只能安慰到“我身体好了不少,你也不用再气了,下次如若还有什么事,我定告诉你。”看着沈巍有血色的脸不似昨天一般苍白,赵云澜心中也算有点放心了。“走吧,送你去学校。”
学校离的也不远,一会功夫便到了。看着赵云澜开车走远,沈巍便也进了学校。今天的课并不多,下午三点便没有课了,想着便去了特调处。今天的特调处风平浪静,从上次他被救回开始夜尊好似便没有了动作,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现在他们能做的便是做好所有的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沈巍来到赵云澜的办公室,在赵云澜的对面坐下。他是来找赵云澜说夜尊的事的,可是到了却不知从何说起,便只能坐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赵云澜便开了口:“说吧,这个夜尊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我们堂堂的斩魂使大人都载了。”听着赵云澜的话沈巍也终于是开口了:“他是我弟弟,万年前他组织地星人攻打海星,后来失败被我封印在了天柱之中,他这次破开封印,力量也必是比万年前更强了。”听着沈巍的话赵云澜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想到了那个夜尊必是与沈巍有关联的,只不过他想不到的是他会是沈巍的弟弟,这个消息让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赵云澜便是赵云澜,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状况他都好似不太在意:“那他的异能是什么,黑老哥的异能是学习,想必你的弟弟异能也不会简单啊,不会又是一个bug吧?”看着赵云澜一副好似吊儿郎当的样子,沈巍皱着眉头说:“是吞噬,他的异能可以把别人的生命里以及异能吞噬掉,并化为己用。”赵云澜心中一惊,哎哟,看我的乌鸦嘴。两人在办公室聊了一会,主要是想夜尊他之后的计划是什么,不过现在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也不好随意猜测,只能等夜尊先出招了。
两人一起回到了家,沈巍便回家休息了,虽然身体好了不少,但毕竟还是虚弱的,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夜尊看沈巍睡了便使用异能让他暂时不会醒来,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的兄长,他已经有万年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他的兄长了,也很久没有看过他兄长这么平静的表情了,还记得在被封印的最后一刻看到的便是沈巍冷冷的背影。依旧是半碗心头血,想着在一次兄长便也能好了。终是笑了,有点像个孩子,絮絮叨叨的开始对着沉睡的沈巍说这话。
“兄长,我其实一点也不羡慕地上的生活,在地下这么久其实我早就习惯了的。”
“我只不过是想念兄长了,兄长也不来看我,只一心跟着那个什么昆仑君。我还是生气的。”
“我也不是故意破开大封,放鬼族出来的,只是只有这样兄长才会回来。”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的,我们是双生子会,你不会离开我的,你还说会永远给我辫辫子。”
“兄长,现在我自己也会辫辫子了,我也可以帮兄长辫的,你回来好不好……”
说道最后竟是眼中已洒满星河,仿若下一秒便会坠下。可最终也未落下,便离去了,如上次一般,好似从未来过。
沈巍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他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思绪中也抓不住什么,便去开了门,门外依旧是赵云澜,不同的是,这次的赵云澜再也没有那种处变不惊的风度了,他拉着沈巍一路到了车上,以最快的速度的到达了两界的交界处。路上他已经向沈巍说明了情况,原是大封的封印居然有了裂缝,特调处其他人已经先去查看情况了。沈巍心中也是一惊,大封出现裂缝他不可能感应不到,这次确实赵云澜来找自己他才知晓。一瞬便带着赵云澜达到了大封之处,入眼便是与夜尊手下缠斗的特调处众人与现在大封前的夜尊,右手召唤出斩魂刀,对着夜尊说道:“你现在收手我还可以放你一条性命,不要逼我。”看着一身黑袍的沈巍,夜尊缓缓说道:“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我亲爱的哥哥,感谢你把我封印一万年,感谢你现在对我的不杀之恩,不要说笑了,我已经受够了被封印的滋味。”看着夜尊白到发青的脸,沈巍一阵心慌,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毫不意外的双方开始了打斗,鬼面的力量很强大,对于还未完全复原的沈巍来说有点力不从心,渐渐的变弱了下风。
“老板……”不知从何处走出个鸦青来,手里拿着的赫然是四件神器,趁着沈巍和赵云澜失神的时间,夜尊一下便把他们两个打到在地上,运用异能使用四件神器打开了大封,沈巍看着被打开的大封,眼中闪过一丝绝望。“来不及了吗……”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夜尊居然一下飞到了大封之内,在所有人都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居然用自身填补了大封,轮回落成……
谁都没有想到,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一群人被轮回落成的力量掀翻在地,当尘埃落地时最先反应过来的竟是沈巍,他狂奔至夜尊消失的地方,可也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沈……黑袍使大人……这个是夜尊让我给你的,他的心头血了以及……记忆”说完的鸦青头也不转的走了,只是眼里的泪终归骗不了人……







后续是有的,毕竟很多事我还没有交代
不打tag,感觉自己写的很差,不是我要的感觉,写的乱七八糟,还烂尾了,不过毕竟第一次写,还是一个小可爱鼓励我的,所以还是决定发表的